愛伊米

《送你一朵小紅花》——2020年的最後一夜,我讓眼淚肆意流淌

一個朋友對我說:“看《送你一朵小紅花》時一定記得帶紙巾。”

我對她說:“不,眼淚只有流下來才算完整。”

坐定,開幕,結束,離場。

128分鐘,視線斷斷續續,串聯著片中每一個善良的名字。

我想,我沒有辜負那些悲傷。

就像,他們從沒有辜負彼此。

《送你一朵小紅花》——2020年的最後一夜,我讓眼淚肆意流淌

他,韋一航

“你好,要看我的腦部腫瘤切片嗎?”

“你們這麼不顧一切救我的命,只會讓我覺得我是一個負擔,我一點都不感激你們。”

“我走路喜歡挨邊走,坐公交車必須縮在最後一排。我不想跟任何人產生聯絡,我怕剛把真心掏出來,我就死了。”

每片雲朵都下落不明,每盞月亮都不知所蹤。

在20歲的一航(易烊千璽飾演)的眼裡,世界就是這個樣子。

他害怕失去,所以拒絕擁有。

他內心敏感,所以毫不在乎。

他感情脆弱,所以看似堅強。

他甚至能看見自己的未來——一片純粹的湖水和一張模糊的臉龐。

那是他要尋找的地方,那有他要遇見的人。

如果,遇見總是命中註定。

那麼,交織和交錯,哪個才是命中歸宿?

直到,那雙清澈的眼睛,映出世間所有的明亮。

答案,已不重要。

《送你一朵小紅花》——2020年的最後一夜,我讓眼淚肆意流淌

她,馬小遠

“送你一朵小紅花,獎勵你人生第一回積極主動。”

“春花秋月何時了,啤酒髒腰小燒烤……你不是已經有癌了嗎,以毒攻毒。”

“藍天白雲,定會如期而至,再次啟航。”

“想象死亡隨時可能到來,我們唯一要做的就是愛與珍惜。”

“桌上有個硬碟,裡面有我從小到大的照片,麻煩你幫我匯出來,等我走了,交給我爸。”

有些星座就住在心裡,你不必抬頭也能感受到光。

在5歲便已確診癌症的馬小遠(劉浩存飾演)心裡,近處的燈火和遙遠的星河並沒有什麼不同。

它們同樣絢爛。

它們同樣精彩。

它們同樣美好。

《送你一朵小紅花》——2020年的最後一夜,我讓眼淚肆意流淌

所以,當韋一航撞見了馬小遠,當馬小遠注視到韋一航。

兩個稚澀的靈魂纏繞在一起,便再也不會分開。

大雨中,她讓他明白。

所謂無底深淵,下去,也是前程萬里。

擁抱下,他不再將自己隔絕世外。

如果,日為朝,月為暮。

那麼,她,便為朝朝暮暮。

走不散的小紅花

乾了這杯“義無反顧”,一航和小遠奔赴那片純粹的湖水。

他要去見證,那張夢幻的臉龐已不再模糊。

可是,一切到此,戛然而止。

小遠問:“如果我們走散了怎麼辦?”

一航說:“舉起這隻胳膊,我一看到這個小紅花,就馬上來找你。”

《送你一朵小紅花》——2020年的最後一夜,我讓眼淚肆意流淌

這個世界真的有奇蹟嗎?

若問結果,哪有什麼萬里挑一。

若問過程,小遠就是一航的奇蹟。

然而奇蹟,並不代表永恆。

所謂離別,沒有長亭古道,也沒有折柳惜別。

只是在一個和平時一樣的清晨,她就永遠留在了他的記憶裡。

曾經的交織鐫刻成風。

風來過,風又吹走了。

她來過,她卻離去了。

那片湖還在,純粹的映象宛若另一個時空。

淺水歡騰,深水靜邃。

一航駐足凝望,他看到兩個人在湖邊牽絆的笑著。

再轉身,滿眼盡是小紅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