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伊米

《一座城池》迷茫虛無的幾個年輕人,折射出時代的焦慮與不安

《一座城池》迷茫虛無的幾個年輕人,折射出時代的焦慮與不安

《一座城池》是中國作家韓寒所著的一部長篇小說。小說描寫了作者年輕不羈歲月的回顧,書名“一座城池”可視為主角們的烏托邦,在那座城裡,年輕就能瘋狂、目中無人、隨意撒謊、背叛與被背叛,都只是為了要活得更自由。故事中充斥著離奇的經歷和怪誕的思維。書中對話隨處可見韓寒風格的幽默與人生觀。

《一座城池》迷茫虛無的幾個年輕人,折射出時代的焦慮與不安

作品描寫“我”、“健叔”、“王超”等一群不羈青年在大學時光裡海闊天空的“光輝歲月”。從學校肄業的“我”因為一次群架事件,和朋友“健叔”從上海逃到了一個城鎮。健叔是高“我”一年級的同學,我們住在長江旅館裡,整日在這個城市裡閒晃。後來我們認識了新朋友王超,從此,王超和他的桑塔納就和我們混在了一起。我們跟著王超去他的學校看姑娘,無意中參與了一次行為藝術,這讓“我”憶起了自殺身亡的同桌和他短暫的愛情。 我們仍然在這個城市裡閒晃著。“我”不時做著我的奇特的夢,想著我曾經的女朋友。

《一座城池》迷茫虛無的幾個年輕人,折射出時代的焦慮與不安

“我”:一開始充滿荒誕地趕命到一座汙濁混亂的城池裡面去,尋找“健叔”。個性率真迷茫,相信政府。

“健叔”:在一次街頭群架當中不確認自己是否傷到別人,因而亡命天涯。膽小怕事,有感性的一面,聽到歌曲《光輝歲月》會淚流滿面。

《一座城池》迷茫虛無的幾個年輕人,折射出時代的焦慮與不安

《一座城池》從整體上呈現出一種虛無主義態度,對這個世界的普遍懷疑構成小說的底色。韓寒的創作並不缺乏真誠,從某種程度上,《一座城池》折射出了年青一代的苦悶和懷疑心態。不論是在火車站附近打公用電話,在那個城市的第一次打的,還是在夢中同警官一番討價還價,以及化工廠爆炸後人們爭相看熱鬧,女大學生爭相傍大款,醫生曲解救死扶傷不是免費救死扶傷。諸多醜惡現象,用兩個逃犯和一個大學生的經歷一點一點地串了起來。

《一座城池》觸及到了這個社會最隱私的部位,所要攻擊的恰恰是人們最明暗的一面。韓寒的觀點依舊是那麼獨特和尖銳,直指社會的混亂和腐敗,直指如行屍走肉般活著的人們,在多年的拼搏中,似乎都丟掉了當初的執著、夢想,丟失了自己。這個社會黑暗成一片,如同最後出現的巨大的蘑菇雲,遮蔽了所有的光。

韓寒的目光是銳利的,穿透雲層,掙扎著從雲中射出光芒,讓我們仰望,讓我們看清自己,虛偽而孱弱的影子。

雖然其在序言裡說,這是一部“速度”的小說,但整部小說明顯的有些拖拉,情節上也是硬著頭皮往下,大段的對白更讓人莫名其妙。而且,韓寒似乎並沒有著意刻畫“我”這個人物,在小說中,這個“我”如同透明的人物一般,沒有生命力,只是偶爾和“健叔”咖聊天,讓小說的情節能夠繼續下去。再就是回憶一下從前眾多的女友,感嘆社會的不公。“我”沒有任何的力度,就是那種放之四海皆準的人物,對“我”的內心過於鋪陳,可這種內心活動卻又似乎是“我”無聊時的囈語

《一座城池》迷茫虛無的幾個年輕人,折射出時代的焦慮與不安

《一座城池》被改編成同名電影,由孫渤涵執導、主演房祖名、王太利、楊地、小薰、李長江主演。

2016年,《一座城池》被改編成同名話劇,首次從小劇場轉戰“大舞臺”,亮相現代文化藝術節。

《一座城池》迷茫虛無的幾個年輕人,折射出時代的焦慮與不安

韓寒,1982年9月23日出生於中國上海金山。中國職業拉力賽及場地賽車手、作家和導演,1998年“新概念”作文大賽以《杯中窺人》獲一等獎。 1999年3月韓寒開始寫作小說《三重門》,出版後至今銷量已逾200萬多冊。現為上海大眾333 車隊職業賽車手。代表作:《三重門》、《通稿2003》、《1988 我想和這個世界談談》、《青春》、《告白與告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