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伊米

面積大60%,人口多3300萬,為什麼中部老大河南GDP追不上浙江?

前段時間鄭州富士康的事情大家議論紛紛,但有一個事情的確發人深省——一家企業,一個工廠怎麼就會成為一座城市制造業的縮影。

前兩天我去河南出了趟久差,算是明白一些東西,就寫下了。

“天地精華”

河南這個地方,如果在古代來看,絕對是集天地之精華孕育出來的,因此自國家誕生以後成為了歷史轉折的必爭之地。

農耕文化、封建社會都賦予了河南獨特的地位,按照歷史學家普遍接受的觀點,這地方可是中華文明的發源地——洛陽二里頭遺址。

注意:近幾年大火的三星堆雖然人有說可能將中華史再度提前,但現在史學界還沒有統一口徑。

歷史上凡是有人要有一番作為,甚至開疆擴土,基本上所有軍事家都告訴你首先就得問鼎中原,說的就是河南。

如果把文明分為兩類:農業和工業文明,前者的代表一定是河南,看起來現在東北和河南不分伯仲,古代東北哪兒是邊疆,牧馬、放牛的蠻荒之地。

因此,大禹分天下九州的時候,河南就有了(河南居禹州),直到清朝都是中國經濟的重心之地。

面積大60%,人口多3300萬,為什麼中部老大河南GDP追不上浙江?

洛陽古城(後建)

變遷

新中國建立以後,我們國家大規模的工業化開始了,河南得到了不少好處,不過經濟還是依賴農業,直到1953朝鮮戰爭結束,河南有了轉變。

有個經濟特點,1953年之前河南GDP在全國排第三,僅次於江蘇和山東,話說這幾個同期內都是農業大省,朝鮮戰爭期間瘋狂給前線供給糧食。

後來我國全身心投入工業化浪潮中,從學蘇聯到學西方,直至今天,河南取得了巨大進步。而在此過程中,一直有個對手是不時的出現,他就是浙江,前三十多年,河南強,後四十年浙江硬。

準確來說,自從1991年以後,河南的GDP再也沒有超過這件,並且在本世紀逐漸拉大,最新資料是2021年浙江7。35萬億,河南5。89萬億。

現狀就是河南比浙江面積大60%,人口多3300萬,GDP就是追不上,六年前(2016年)差17%,六年後差25%。

具體說,就是差在了產業結構,大方向上,河南農業產值佔總GDP的10%,這個比例遠遠高於浙江的3。3%。

作為我們國家主要糧倉,河南耕地佔全國1/16,產量佔了1/10,是端牢飯碗的主打省份。這就有了區別,農業並不是高附加值產業,而浙江玩得一個比一個高。

因此,定位上,河南必須得接受現實,不需要向浙江看齊,未來的方向其實可以借鑑美國中西部農業發展模式,提高農業生產率從而將富餘勞動力投入到製造業和服務業。

面積大60%,人口多3300萬,為什麼中部老大河南GDP追不上浙江?

強依賴性

河南最大的問題當屬製造業的困局,為了增加就業,限制人口外流,低附加值的加工讓河南有了依賴。

按照2018年末的資料,鄭州製造業企業數量佔全河南的88%,可見鄭州的虹吸還是非常明顯的。

河南製造業即鄭州製造業。而且根據2020年資料,鄭州僅電子資訊產業佔GDP比重就達到了44%,不過其中大半的貢獻都是外來企業,本土很少。

一句話:河南製造業的依賴,一是低附加值就業,另外則全靠外來企業的幫襯。

例如文章開頭提到的富士康,就是典型的例子,雖然解決了幾十萬人口的就業,但也將鄭州的製造業牢牢繫結,轉型難度不小。

對比浙江,可以發現除了頭部的鄭州和洛陽以外,河南剩下的十五個地級市工業產值佔比不高(大多在40%以下)。

以南陽為例,二產佔比金融危機時(2008年)接近50%,到了去年只有31。6%,之所以不行主要是人口外流嚴重。可以這麼說,除了鄭州以外,其餘地級市全部人口淨流出,且目的地以鄭州為主。

以2020年為例,鄭州吸納的省內其他城市流出人口達368萬人,佔全省的58。1%。

也就是說,鄭州把河南人口吸走了,創收卻有很大一部分進了外地企業的口袋,本土只能賺稅收,如果再有引進補貼,實際沒有多少錢可賺,因此怎麼把“河南創造”搞起來很關鍵。

面積大60%,人口多3300萬,為什麼中部老大河南GDP追不上浙江?

結尾

儘管河南與浙江發展現實不同、定位也不一樣,但不代表河南沒有機會,內陸搞不過沿海。

對比美國,俄亥俄州、伊利諾伊州、賓西法尼亞州比很多沿海的州都猛,比方說伊利諾伊州,農業強(玉米產量不美國第一就是第二),工業也強(美國鋼鐵中心)。

河南能做中部老大,就有機會往前衝,有兩個問題解決了,超浙江還是很容易的:鄭州要輻射不要虹吸,把高階製造搞起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