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伊米

女老師大喊自稱黑社會:垃圾老師橫行,對跪著上課的她公平嗎?

女老師大喊自稱黑社會:垃圾老師橫行,對跪著上課的她公平嗎?

2018。4。18 ▏ 木舒

“你要知道,我不僅是社會上的,我TM還是黑社會!”

單單看到這句話時,我的腦海裡浮現的是在巷子深處,一個穿著緊身牛仔褲豆豆鞋,一拳就能被打飛的瘦弱男子,高抬著下巴瞪著眼睛裝逼的形象。

可現實卻總比我想象的精彩多了,誰又能想到,

這麼“社會”的一個場景,是發生在教室這樣一個神聖的地方。並且還是出自一位女老師口中,而物件居然是她的學生。

11日,在陝西安康旬陽縣甘溪初級中學,學生們打掃衛生時,被老師邊某的孩子干擾,孩子把腳踩在學生們掃好的樹葉上不放,在學生們的要求下也不放腳。於是一名男同學忍無可忍拿起掃把嚇唬她,把她嚇走了。

孩子去找自己媽媽告狀,這下可惹惱了邊老師。得知情況後,邊老師趕到該教室開始當眾批評這個學生,語氣惡劣指著鼻子罵,逼著學生給女兒和自己道歉。

學生給她們倆鞠躬道歉,可沒想到她還大喊:

“以後你不要想著報復她,她雖然年齡小,但她背後有我你知道吧!我不僅是社會!我TM還是黑社會!”

女老師大喊自稱黑社會:垃圾老師橫行,對跪著上課的她公平嗎?

這句話在班裡引起了轟動,全班同學嘲諷的給她“鼓掌叫好”,這可徹底的惹惱了這位社會人,直接動手掌摑了班裡的女生,男同學們站出來擋在了女生的面前,卻又被她掌摑……

看到這我只想說,黑社會招誰惹誰了?要被她這麼玷汙?

當然也有人給老師洗地說:人家也是護孩子心切嘛!可能她不是個好老師,但是個好媽媽!

這可真是好笑,誰沒媽媽嗎?那那些被打孩子的家長是不是也可以高喊一句“老子是黑社會”然後扇她孩子一巴掌?

而一個職業就是教書育人的老師,卻連自己孩子都教不好,做錯事也不教育反而替她出頭,這樣的人到底有什麼資格去玷汙“老師”和“好媽媽”這兩個詞?

而最讓我覺得好笑的是事情發生後,記者採訪了教委領導,得到的回答是,影片內容屬實,該老師平時就很囂張跋扈。

所以這是什麼意思?早就知道她囂張跋扈卻從未處理過,要不是這次影片被曝光,那就繼續放任著她囂張跋扈了是吧?

另外他們還回答:“她這個情況學校層級是處理不了的”。而在爆出的通報中可以看到,

邊某僅僅是被要求對該班學生進行公開道歉,並且提交深刻的書面檢查.......

女老師大喊自稱黑社會:垃圾老師橫行,對跪著上課的她公平嗎?

自古至今,提起老師這個詞,我們想到的都是什麼?

傳道受業解惑

人類靈魂的工程師

燃燒了自己點亮了別人

……

可是縱觀最近的新聞,有關於老師的,好像幾乎全是負面新聞。

有老師性侵學生,學生自殺的

有導師折磨學生,學生跳樓的

有幼兒園老師扎針虐童的

有豫章書院把孩子折磨崩潰的

……

遇到了好的老師那是幸運,遇到一位不負責的老師頂多是浪費了自己的潛能,而如果遇到一個三觀心術不正的老師呢?那可能毀的就是一輩子。

僅僅曝光的就這麼多,很難想想,有多少垃圾人混進了教師這個隊伍裡去?

都說一顆老鼠屎壞了一缸醬,越來越多的垃圾老師在媒體下被曝光,讓大家開始對教師這個行業產生了質疑。學生、家長、大眾都開始用惡意揣測老師了。這對那些勤勤懇懇教書育人的老師們公平嗎?

女老師大喊自稱黑社會:垃圾老師橫行,對跪著上課的她公平嗎?

河北寧晉五中教師郭現蕊患上了腰椎間盤突出,有的時候疼痛難忍,她就跪在椅子上繼續講課。

學校也曾讓她休息,可誰都知道對於高三的學生們來說突然換老師會有多大的影響,她為了這些高三衝刺備考的孩子們,一再堅持。

她曾說過:

“是學生們給了我力量,假如我請假了,那就是真的撐不住。

女老師大喊自稱黑社會:垃圾老師橫行,對跪著上課的她公平嗎?

女老師大喊自稱黑社會:垃圾老師橫行,對跪著上課的她公平嗎?

西安建築科技大學的潘鼎坤老教授,教了60多年高等數學的他,卻開講了一堂“中文對聯的規律和魅力”的公開課。已經90多歲的他卻堅持著站著講了2個多小時的課!

女老師大喊自稱黑社會:垃圾老師橫行,對跪著上課的她公平嗎?

教室裡坐的滿滿當當,甚至有很多對傳統文化感興趣的市民和學者也專程趕來聽課,用他們的話來說,潘教授雖然不是專業的傳統文化老師,但是他講的課裡“全是乾貨”,讓人佩服至極。

他說:

“不能讓唐詩宋詞在我們手裡絕了!”“只要你們願意聽,我就一直講下去!”

那個拿著放大鏡才能看清書本上文字的老者,依舊站在講臺上,拿著粉筆在黑板上板書。我想這就是一位老師對講臺最真摯的愛!對文化對教育的愛!

女老師大喊自稱黑社會:垃圾老師橫行,對跪著上課的她公平嗎?

已經74歲的遲寶榮,是吉林大學白求恩醫學部臨床醫學教學委員會副主任,白求恩第一醫院博士生導師。

一天她利用晚上的休息時間免費為醫學專業學生授課時,在急匆匆趕去教室時摔成了骨折。忍痛進了教室發現有300多名學生坐在下面等著她上課。於是她忍著疼痛堅持把課上完了。講完課後才去醫院處理傷口,而在受傷後的一個多月,她依舊沒有休息,依然堅持去醫院出診,為學生們上課。

女老師大喊自稱黑社會:垃圾老師橫行,對跪著上課的她公平嗎?

已經58歲的李朝文自高中畢業後,就自願留在家鄉做了一名民辦老師。由於貧窮落後,他一個人承擔了六門課程的教學。

在一次家訪中,他不慎將左腿摔傷,因經濟條件和環境所致,腿傷沒得到好的治療落下了殘疾,在休養了一年後,他卻柱起了柺杖回到了學校。

他曾說:

“如果我離開了,那這兒的孩子誰來教?大山需要我,孩子們需要我,只要學校不撤併,我就需要一直堅持到最後,決不能讓一個孩子因為沒有老師而上不了學!”

女老師大喊自稱黑社會:垃圾老師橫行,對跪著上課的她公平嗎?

除了他們,學校裡還有很多很多真心的想教好孩子熱愛著講臺的老師,他們努力的在對自己負責對孩子負責。可是在老鼠屎的攪和下他們卻也被妖化了。

如果還是不把教師隊伍中的垃圾剔除的話,那對這些兢兢業業的好老師們公平嗎?

女老師大喊自稱黑社會:垃圾老師橫行,對跪著上課的她公平嗎?

曾經在我們心中,學校是象牙塔,可現在不知大家有沒有覺得,在一些老師和家長的“搗亂”下,學校已經不再純潔,甚至算得上是“骯髒無比”。

部分老師和家長現在都在教孩子些什麼?

老師要紅包,家長為了孩子送紅包。只有送了紅包走了後門就能對孩子特殊照顧。

家長和老師教會了孩子所謂的“人情世故”

成績好的學生做錯事也可原諒,成績差的學生做啥都錯都是在搗亂。成績好家長就驕傲,成績差就羞愧的覺得孩子一無是處。

家長和老師教會了孩子“區別對待”

被老師猥褻強姦,老師威脅說出去你就完了。告訴了家長,家長說:“認栽吧,不能把名聲毀了”。

家長和老師教會了孩子“委曲求全”

老師有事首先去使喚家長,而家長喜滋滋的貼上去。

家長和老師教會了孩子“阿諛奉承”

家長為了孩子不得不“屈服”,而有一些老師就順著杆子往上爬,得寸進尺。當這樣的老師越來越多了,雖然家長嘴上不說,但心中早已充滿了抱怨,你說,學校和家庭之間,還怎麼有信任二字可言?

而在這樣的“人情世故”下的孩子們的,學到的又是些什麼呢?

女老師大喊自稱黑社會:垃圾老師橫行,對跪著上課的她公平嗎?

越來越多的關於教師的負面資訊之中,還隱藏著一個不爭的事實,

教師的門檻越來越低了。

有個朋友曾說:

“看到我的朋友們相繼做起了老師,我以後都不敢讓孩子上學了。”

對他的這句話,我報以12分的贊同。我真的發現,很多學校的教師門檻太低了。

尤其是幼兒園和小學!

曾經的“差生”,和老師對著幹的人,早早輟學被送進師範幼師中專類的學校,回來搖身一變就成了幼師或者小學老師。

這讓我很惶恐,不是說她們人品不好,而是在瞭解她們的過去後,真的沒有辦法去相信她們可以做一個好老師,真的不敢把孩子放到她們手中。

大學畢業後,身邊還有很多同學紛紛去報考教師資格考試了,我問她們為什麼,幾乎沒有人回答我是因為喜歡當老師的。大家都說的幾乎都是這些原因:

“老師安穩啊”

“老師有寒暑假啊”

“我也不想去,我家人逼我去”

“先考個證書以後沒事做了還能去當個老師”

總聽到老師職業上爆出醜聞,

歸根到底是不是門檻太低了?容忍度太高了?

司馬光曾說:

經師易遇,人師難遇。

老師不僅僅是會“解惑”就夠了的,最重要的是是不是能“育人”。

有個資格證拉個關係就能去當老師。只看成績,卻不在乎老師的教學方式是不是正確。

當“黑社會”“暴力狂”“性侵犯”“戀童癖”“精神病”一個個都來當了老師,而你只因為他們能讓孩子成績提高就容忍他們其他行為的話,最終害的又會是誰呢?

最後只想說:

不信抬頭看,蒼天饒過誰?

女老師大喊自稱黑社會:垃圾老師橫行,對跪著上課的她公平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