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伊米

王翰這首唐詩,被譽為唐朝的壓卷絕句、無暇之璧、盛唐絕作

古涼州,是一個神奇的地名,這兩個字似乎散發著一種蒼涼欲絕的意境,和粗獷豪邁的詩情畫意,所以,它註定是一個誕生詩歌的地方。

王翰這首唐詩,被譽為唐朝的壓卷絕句、無暇之璧、盛唐絕作

在和涼州有關的古詩詞裡,盛唐詩人王翰和王之渙的《涼州詞》,是一時瑜亮的邊塞名作,都屬於全唐詩的頂尖作品之列。

上回我們分享過王之渙的《涼州詞》,今天來看王翰的《涼州詞》,它描寫了軍營的一場盛大酒宴,表達了邊塞將士們激昂豪邁的情緒。

涼州詞 王翰

葡萄美酒夜光杯,欲飲琵琶馬上催。

醉臥沙場君莫笑,古來征戰幾人回。

“葡萄美酒夜光杯,欲飲琵琶馬上催。”晶瑩剔透的夜光杯盛滿了葡萄美酒;將士們舉杯將飲,助興的樂隊在馬背上奏起了琵琶,那急促的旋律,似乎在催促著士兵們:大家開懷痛飲吧。

夜光杯,是美玉製造的酒杯,這種杯子質地光潔,在有月光的夜晚,往杯裡倒入美酒之後,杯子會閃閃發光,因此叫做“夜光杯”。琵琶,是一種彈撥樂器,按照古代西域胡人的習俗,樂師騎在馬上彈琵琶。

王翰這首唐詩,被譽為唐朝的壓卷絕句、無暇之璧、盛唐絕作

“醉臥沙場君莫笑,古來征戰幾人回?”哪怕喝醉倒在戰場上又如何?你們可千萬別見笑,自古以來有幾個出征者能夠活著回來呢?

酒宴的氣氛是如此的熱鬧,將士們相互勸酒,開懷痛飲。喝高了以後,豪情就上來了——既然難得高興,就乾脆一醉方休吧,咱們連死都不怕,難道還怕喝多嗎?哪怕醉倒在戰場上,那也是一種放蕩形骸的自我釋放,絕對不會有人見笑的。

這是豪邁奔放的精神,這是視死如歸的態度,這是屬於男人的詩,這是盛世大唐的氣象!頂天立地,氣吞山河。

王翰這首唐詩,被譽為唐朝的壓卷絕句、無暇之璧、盛唐絕作

然而,在豪情的背後,我們不難從這首詩的字裡行間,感受到戰爭的殘酷無情,“古來征戰幾人回”,生命的悲劇早已註定,除了無可奈何地接受,將士們也別無他選。

清代的沈德潛在《唐詩別裁集》裡說:“故作豪飲之詞,然悲感已極”。這樣的評價,可謂一語中的。所以,無論王翰的文字如何瀟灑,但籠罩在詩裡的悲劇氣息,是不能消褪的。

王翰是盛唐著名詩人,按《唐才子傳》記載,他性格豪放不羈,喜歡喝酒,呼朋引伴,“自比王侯”,他的詩才了得,深受當時宰相張說的賞識。跟他交往的文人裡,有個哥們叫杜華,杜媽媽曾經說過一句這樣的話:“我聽說過孟母三遷的故事,如果你也搬遷,跟王翰做鄰居,我就心滿意足了。”後來杜甫也曾寫詩道:“李邕求識面,王翰願卜鄰”(《奉贈韋左丞丈二十二韻》),可見王翰乃是當時的楷模級人物。

王翰這首唐詩,被譽為唐朝的壓卷絕句、無暇之璧、盛唐絕作

可惜的是,就這麼一個風流才子,就像王之渙的遭遇一樣,其大部分詩歌都失傳了,《全唐詩》僅錄其詩十四首。

這難道是命運的安排?王之渙和王翰兩人,同樣生活在盛唐,同樣是隔壁老王家的,同樣寫過不朽的《涼州詞》,其大部分心血之作同樣湮沒於歷史的風煙中,正是——“兩個盛世詩王者,一對千古抱憾人!”如果不是這樣,相信將會給歷史留下更多膾炙人口的好詩。

《唐才子傳》說,王翰“多壯麗之詞”,毫無疑問,這首《涼州詞》是其中的最壯麗的那首,千百年來的文人,都對它推崇備至。

明朝的王世懋認為,唐代七絕的壓卷之作,應在王翰和王之渙的《涼州詞》當中選擇其一。

另一個明朝人王世貞,贊它是“無瑕之璧”。

清朝的宋顧樂則說:“氣格俱勝,盛唐絕作。”

王翰這首唐詩,被譽為唐朝的壓卷絕句、無暇之璧、盛唐絕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