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伊米

一戰擊斃左宗棠麾下141員戰將,馬步芳家族竟是草根逆襲的典範

輕輕一陣風,喚醒沉睡了千年的軀體;輕輕一陣風,拂去歷史神秘的面紗。站在時間的肩膀上,我與歷史對話。

自同治年間的陝甘之亂起,馬家軍左右西北政壇長達八十年之久,尤其是民國後期,青海軍閥馬步芳集軍政大權於一身,成為名副其實的“西北王”。

馬步芳給大家留下的印象大都是兇殘與荒淫,其實很多人不知道,在馬家軍的諸多派系中,只有馬步芳家族是真正的草根逆襲。

一戰擊斃左宗棠麾下141員戰將,馬步芳家族竟是草根逆襲的典範

馬步芳家族世代務農,爺爺馬海宴出生於道光十七年的河州漠泥溝。因為家中兄弟多,馬海宴經常進山打獵,這為他後來的發跡起到了至關重要的作用。

河州是西北著名的商貿集散地,年齡稍長一些後,馬海宴還幹過腳伕,為商隊趕過馱馬。西北匪盜橫行,商隊都會僱傭保鏢隨行。因為自幼練習射獵,在長期的走南闖北中又練就了一身好武藝,馬海宴逐漸闖出了些名堂。

可是即便日後開了大鏢局或是做了大商人,馬海宴在河州也不可能有出頭之日。因為在伊斯蘭教傳入中國數百年中,宗教領袖不斷與封建勢力融合,最終形成了眾多地區性“教門”。

一戰擊斃左宗棠麾下141員戰將,馬步芳家族竟是草根逆襲的典範

教門的教主又被稱為“太爺”,信徒必須定期向太爺捐獻錢財,而太爺對信徒的婚喪嫁娶、矛盾糾紛等有至高無上的權利。由於太爺、阿訇們的地位過於顯赫,教權的傳承很快從“傳賢制”變成了“世襲制”。

所以說如果馬海宴按部就班地發展,是不會有逆襲可能的。不過太爺、阿訇們趁亂廣收散兵遊勇,訓練教民,無形中為馬海宴提供了一展拳腳的舞臺。

掌管漠泥溝教權的阿訇是馬佔鰲,馬家軍日後的飛黃騰達與他有著千絲萬縷的聯絡。馬佔鰲出身於宗教世家,很小時就去西安學經,畢業後回到家鄉做了“開學阿訇”。

一戰擊斃左宗棠麾下141員戰將,馬步芳家族竟是草根逆襲的典範

當時不同教門之間也經常發生衝突,馬佔鰲因多次組織教民抵抗。所以起義浪潮蔓延到河州後,馬佔鰲因此被推選為首領。馬海宴與馬佔鰲是表兄弟,每次發生爭鬥,馬佔鰲都邀請他一同商議。久而久之,馬海宴就成了教門的倚靠。

左宗棠率湘軍精銳進陝甘平亂後,各地義軍相繼被滅。馬佔鰲準確把握形勢,在太子寺之戰大敗左宗棠後及時投降,併成為朝廷“甘人治甘”策略的代理人。

太子寺大戰中,馬佔鰲的河州義軍眼看就要全軍覆沒。馬海宴率領300名死士在清軍陣中連夜築起三道營壘,並親自擊斃清軍中路軍統帥傅先宗,成為義軍反敗為勝的關鍵點。

一戰擊斃左宗棠麾下141員戰將,馬步芳家族竟是草根逆襲的典範

太子寺之戰是左宗棠用兵西北六年來最慘重的一次,陣亡將領多達一百四十一人,四十營人馬幾乎潰不成軍,而馬海宴卻在此戰中名聲大振。戰後馬佔鰲率領馬海宴誠心投降,又為清軍迅速平定了各地義軍,因此深得左宗棠的信任。

馬海宴在平亂中透過打擊異己、交結權貴的方式,最終成功擠進了西北上層人物之列,為兒子馬麒、孫子馬步芳割據青海奠定了堅實的基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