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伊米

三度加息難遏通脹:歐元區10月CPI站上兩位數,三季度GDP環比僅增0.2%

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 何柳穎報道 

10月31日,歐盟統計局公佈的初步統計資料顯示,歐元區10月通脹率按年率計算達10。7%,再創歷史新高。其中,歐洲經濟火車頭德國通脹率為11。6%,法國與義大利分別為7。1%與12。8%。

同日,歐元區三季度經濟資料公佈。初步資料顯示,經季節調整後,今年三季度歐元區和歐盟國內生產總值(GDP)環比均增長0。2%。同比來看,經季節調整後,今年三季度歐元區GDP增長2。1%,歐盟GDP增長2。4%。

從先行指標來看,歐元區也難掩經濟下行風險。10月24日, 標普全球公司公佈的資料顯示,歐元區10月綜合採購經理人指數(PMI)初值錄得47。1,其中製造業PMI初值為46。6,創2020年6月份以來新低,服務業PMI初值為48。2,均低於50榮枯線。

通脹高企,經濟增長疲軟,受訪專家認為未來歐元區經濟走入滯脹的可能性越來越大。今年7月至今,歐洲央行已接連三度提高利率,加息幅度累計達200個基點。處於兩難境地的歐洲央行下一步將如何走?

渣打中國財富管理部首席投資策略師王昕傑向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表示,央行的主要工作是平衡通脹和就業,其中持續控制通脹是一個大前提,即使冒著衰退的代價,也不得不去穩定通脹預期。從之前澳大利亞和英國的加息不及預期來看,部分央行確實在短期內放慢了緊縮步伐。“但是我認為,對歐洲央行來說,超過兩位數的通脹水平已經處於不得不去控制的境地,預計歐洲央行會以遏制通脹為先,繼續果斷提高關鍵利率。”

10月CPI升至10。7%

繼9月通脹率達到9。9%之後,歐元區10月通脹率繼續走高至10。7%,再創歷史新高。

能源價格仍是推動通脹走高的主因。10月,歐元區能源價格同比上漲41。9%,此外,食品和菸酒價格上漲13。1%,非能源類工業產品價格上漲6。0%,服務價格上漲4。4%。

從國別來看,德國、義大利的通脹率均超10%,波羅的海三國(愛沙尼亞、拉脫維亞、立陶宛)通脹率均超20%。

今年7月以來,歐洲央行已三度加息,首次加息幅度為50個基點,隨後更是接連兩次激進加息75個基點。自11月2日起,主要再融資利率、邊際借貸利率和存款機制利率將分別上調至2。00%、2。25%和1。50%。

不過,即便歐央行大幅度提高利率,通脹仍是漲勢兇猛。在受訪專家看來,歐洲通脹居高難下主要在於三方面原因。“其一在於歐洲能源等大宗商品價格走高;其二,此前歐洲央行堅持了多年的負利率等非常規貨幣政策帶來貨幣超發;其三,美聯儲持續加息刺激歐元貶值,進一步帶來輸入型通脹壓力。”中國人民大學重陽金融研究院院務委員兼合作研究部主任劉英向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表示。

市場擔憂在於,通脹後續仍有上漲空間。10月27日,歐洲央行表示,供應瓶頸正在逐漸緩解,不過滯後影響仍在助長通脹,同時歐元貶值也加劇了通脹壓力的累積。當前,美聯儲的激進加息未見終點,市場預計美聯儲將在下次議息會議上繼續加息75個基點,這將讓歐元下行壓力更甚。此前幾天,受歐洲央行大力度加息預期影響,歐元對美元短暫上升至平價以上,近日回吐漲幅,重回平價下方,截至發稿報0。994。

劉英表示:“來自美國的此前的無限量量寬政策給歐洲帶來了很大的輸入型通脹壓力,疊加地緣衝突帶來能源、糧食等價格走升,現在即便歐洲央行將利率提高至2%以上的水平,通脹依然難控。”

三季度GDP環比僅增0。2%

通脹高燒,歐元區GDP增長形勢同樣不容樂觀。

10月31日,歐盟統計局最新公佈的GDP資料顯示,經季節調整後,今年三季度歐元區和歐盟GDP環比均增長0。2%。相較之下,今年二季度,歐元區與歐盟的GDP分別環比增長0。8%和0。7%,三季度增長幅度明顯見緩。

從國別來看,“歐洲老大哥”德國三季度GDP環比增長0。3%,法國、西班牙環比增長0。2%,義大利環比增長0。5%,比利時、拉脫維亞和奧地利三國更是環比萎縮,三季度GDP環比增速分別為-0。1%、-1。7%和-0。1%。

安邦智庫宏觀經濟研究中心研究員魏宏旭向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表示,從當前的通脹和經濟增長趨勢來看,未來歐元區經濟走入滯脹的可能性越來越大。

兩難之下,歐洲央行的加息路徑如何?從央行方面的表態來看,控通脹仍是主要任務。當地時間11月1日,歐洲央行行長拉加德在接受採訪時表示,當前加息週期的峰值必須確保通脹率在中期內回到2%的目標。在10月的貨幣政策新聞釋出會上,拉加德也強調了這一目標。

在劉英看來,考慮到地緣政治導致的供給衝擊、能源與糧食價格的飆升給歐洲經濟帶來極大不確定性,歐洲央行的加息節奏和通脹尚沒有到拐點,加息的趨勢以及力度短時間內都不會改變。

魏宏旭也表示,當前歐洲央行需要解決多重問題,包括如何在遏制通脹的過程中儘量避免對經濟需求帶來過度抑制、如何應對各國財政赤字擴大帶來的主權債務問題,以及隨著利率提升,銀行系統的風險可能加大。

“但這並不影響歐洲央行堅持緊縮政策,只是節奏上會有調整。實際上貨幣政策並不能完全解決歐洲經濟面臨的問題,對於歐洲央行而言,問題的關鍵是緊縮的節奏,能否實現軟著陸。這需要對經濟和貨幣(供需)變化有十分準確的把握,也體現出央行的能力。”魏宏旭表示。

12月將決定縮減資產購買關鍵原則

另一方面,歐洲的國債利差問題仍在擾動著市場情緒。

截至發稿,德國十年期國債收益率報2。048%,義大利十年期國債收益率報4。162%,被視為歐元區金融穩定性衡量指標的義大利/德國利差走高至211基點。

王昕傑向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表示:“目前歐元區國債遇到的最大問題是債券市場割裂現象,也就是核心和二線國家之間的利差擴大,歷史上來看,利差擴大和歐元區股指以及歐元對美元匯率走勢,均呈現反向聯絡。”

值得注意的是,拉加德曾表示,歐洲央行將在12月決定縮減資產購買的關鍵原則。一旦開啟QT(量化緊縮),市場面將如何變化?

王昕傑認為,QT的開啟將會減少市場上的流動性,造成國債收益率和匯率的走高,如果屆時美聯儲有一定程度的口徑軟化,美歐利差縮小,那匯率的走高程度將被提升。另一方面,他也提醒,市場流動性的減少將會影響企業的盈利能力。

魏宏旭補充道:“歐洲目前基本上已經沒有負利率國債,國債成本的提升,對於各國財政而言並不是好訊息,開啟QT之後,歐元區國家主權債發行將面臨一定的問題,需要歐元區保障基金髮揮作用,但這將與QT形成一定的矛盾,抵消歐洲央行貨幣政策的效果。”

與此同時,歐洲央行決定從2022年11月23日起調整適用於TLTRO III的利率,並向銀行提供額外的自願提前還款日期。

劉英認為,“一旦銀行歸還這些貸款則意味著歐央行開啟了被動縮表。”

在她看來,大幅加息疊加縮表將大力推升利率水平,國債利率水平水漲船高的情況下,再次爆發歐債危機的風險不得不警惕。

更多內容請下載21財經APP